卿且临川

我也曾林间过。
你好,这里是子临,欢迎你。

2018.8.17
从去年离开长白过去了整整一年,看盗笔也已经四年了。

但这怎么够呢?

从西子湖畔到悠悠长白,我还想印着他的痕迹再多走一步。多看一眼那些触动过他的景致,听一个孤独的人讲那些故事。

这个故事真的很与众不同,像三月里化开了的第一阵春风,即使吹裂冻碎了之后依然能在这天如约醒来。

你看,几个月前散在各个圈子里的稻米,他们都还能找到家——
 
 
——如约归来。

第十四年,我们又会在哪儿呢?

你好,这里是子临,卿且临川。

他就是天使,是让人一看到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心的人。忘记一切不快意,他就是最优解。

当时真的是对他一见钟情啊,虽然后来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喻粉emmm。

总之我们少天成年啦!生日快乐呀!

——夜雨声烦 剑定天下——

【喻黄】孤夜将明 古风|伪BE|虐

是一个结尾强行HE的BE,有点儿意识流
————


  
“此战便交由喻将军去,如何?”

接着是老皇帝的声音:

“就依你说的办。”

喻文州上前领旨,低垂的眸子看不清色彩。
 
此去边陲,万分凶险。
 
 
 
黄小太子和喻大将军这事儿,老皇帝本是默许了的——这个皇帝不太一般,在他眼里,黄少天首先是他唯一的儿子,其次才是这太子。幸运的是,黄少天并无称君的远志,这储君的位子给王爷坐,他这个太子也乐得逍遥。

然而,有些路不该他走,他就绝对不被允许踏入一步。太子喜欢男人,这毕竟不是什么美名,风声顺着宫墙传向各方,更是激怒了原先对母亲怀有敌意的人。总有些不知死活的臣子放着天下要事不管,偏要想方设法地干掉喻文州。这一战,便就是想要他的命罢了。

帝王家的无奈,也莫过于看着心上人去送死而不能阻止。


结果便是梦里辗转间都成了那人的影子与眉目温柔。夜里再睡不安稳,起身伏在案边,阖眼再睁开便被一张张刺目的信灼的生疼。

不过五日,大臣们的通敌信已被黄少天截下十封。

“……文州。”

他站起身抓过一柄刀在指尖勾着,对着空气笑了一下,刀锋翻转,血自刀尖滴落,手臂上留下一道长痕。

——待这伤好了,他是不是就该回来了?

兜兜转转后目光终还是落在了那刺目的密信上。没有官印,凭他之力还不够扳倒一众奸佞。

他也不能。

家若倒了,真是要天下大乱了。






他一如往日地作息,心烦意乱地禀退所有下人,照常低着头写他的信。信每日都有一封,只是没有寄出的必要,自己留个念想罢了。当时隔两月,他的房门再一次被仓促地敲开时,却等来了一个令人无措而绝望的讯息。

——将军的队伍,几乎全军覆没。

一瞬间忘了悲恸,却好似连骨血都陷入了深渊里彻骨的冰凉。

……喻文州!!

他的神态与目光流转,尽数落在了一边臣子们的眼里。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地沉默了一番,轻叹一声。

他猛然惊醒。

他是黄少天,是这江山天下的太子。

……而不是大将军的情人。

喻文州,你当真好狠的心。

酒过三巡,再清醒的心也混沌起来。

不,这不对。


太子消失了。这不是什么奇事,黄少天生性好动,这宫里也从关不住他,年少时仗剑于江湖之时,还曾用他那夜雨声烦的名号闯出了一番天地。被老皇帝半途截回来后,锐气仍然在,好动的毛病也未曾改,却没耍过什么太子的脾气,反倒是愈加发奋读书,可省了一众老臣的心。直到那没完没了边疆一战开始之时,他才安静下来,再不曾做过任何多余的事。

而这几日,边疆的战事杳无音信,他们太子的眼里也蒙上了霜。

——是不该出现在他脸上、不属于他的年纪的苦涩与绝望后的茫然,又带了些孩子般的稚意,恍若三月里被吹破冻碎了的第一阵春风。

不,这不对。

这不是一个太子该露出的神情。

还有什么是比把自己的软肋与一切弱点剥开了毫无保留地展露在敌人面前更蠢的事情么?

完了。

过不了多久,他心里那些东西就会被他的敌人毫不留情地举起来扔下,摔得粉碎。

文州。

这个说过陪自己一辈子的人,在自己面对人生最大的难题时,竟离自己如此得远。

那么就让我去找你。
 
你看,这偌大一个江山我不要,这天下虔诚的簇拥我不求,我偏偏只想抓住你一个,又怎么能容许你放手。
 
喻文州,你死不了。



孤注一掷的荒谬自这大漠而起,却不知何时而终。黄少天独自策马奔向远处夜里明灭的火光,他知道,他若来,便走不了了。

那该是喻文州的军帐,借明月当头,还能看得到三三两两的人影晃动,黄少天还未调整好该以怎样的心境与神情入营,便已经在门口了。正当他思忖着哪一个才是喻文州的营帐,却听有人已经开始老远地喊了一声殿下。

他忙跑去捂那人的嘴,却被人一手拍开,直拽进帐内去。

是叶修。

“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跑到这儿来,但是文州现在并不在,我知道赶不走你,所以你今晚得老实睡觉,明天再跟你说。”他说。

“你回来!”他上前拽住对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喻文州呢?”

“松手。你精神不太好,现在需要休息。前线大捷,文州那边有十万兵马,暂时无需担心。”

这实在不是什么富有新意的对白,却令黄少天内心的死水骤然漾波。叶修瞥见黄少天大悲大喜的神情,呵呵笑了两声。“我们都好着呢,朝廷里那帮老家伙也是胆大包天,但他们这么报上去,大概也有十成的把握让我们有来无回。你说,我们这江山,又是给谁打呢。”

“这一天不远了,你必须休息,我们已经耗不起了。”

不准备迎接黄少天的灼灼目光,叶修径直把帘子一拉,走了出去。



“报——”

灰头土脸的士兵才刚闻声,便整个人摔进了营帐,劫后余生的庆幸敌不过将军身死的惊惧,他低垂着头,咬了咬牙报出下一句:

“将军…可能回不来了!”

昨晚不还无需担心吗!?黄少天蓦地立起来,前一眼还在插科打诨的姿态泯灭不见,神色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

“说下去!”

“喻将军正在撤军……”

“什么?——仗打赢了么就撤!?前线还剩下多少人,他自己呢?”黄少天认真起来的样子把回来报信的士兵吓得一怔,他揣摩不清也不敢揣摩这喻将军和太子两位的意思,只得颤颤巍巍地回答:

“除喻将军带领前线百余人,其他十万已经全部撤回了!”

什么!?

黄少天强压下拍案而起的冲动,眸子里冷得不带温度。他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和一些,沉声道:

“你下去吧。”

喻文州,你又给我留了个好大的难题。

他明知喻文州不会真傻到为保全诸位军士的命而孤军奋战,可他仍然无法命令自己顺从喻文州的意思帮他演戏,甚至随时可能搭上身家性命。以败军之象诱敌深入,是一步好棋,更是一步险棋。亦是场豪赌,他喻文州若是赢了,赢得是国家社稷百姓安康,若是输了,也不过是输了他自己的性命而已。

这笔账还是算得分明。
 

黄少天只能抬头,断然道:

“一日之内若还没等到喻将军请求增援的信息,劳烦叶将军率兵前线。”

对面的叶修盯着黄少天带了倦色的面容,忽然觉得这个人已经成长得不是当年不谙世事的小太子了。他收起自己玩世不恭的那副笑脸,正色道,“那你自己呢?”

“我现在就走,去找他。叶将军……”

叶修打断了他的请求,轻笑一声。“我明白。倒是你,很久没跟我这么客气地说过话了。”

“我认真的,叶修。”

“好,你放心。文州命硬,死不了。”他垂下头又低笑了两声,站起身平视着黄少天,“珍重。”

“我走了。”

他只留下这一句,反手带上冰雨转眼便消失在营帐外。





黄昏的云彩干净得不带一丝杂质,暮色笼罩下的林子无风而寂静。若不是地上露了白骨的尸体还在汩汩地冒着血,他都要以为这偌大一个天地,已经只剩他黄少天一人了。

“你说过要我等你,就不能一个人走掉。”

“蓝雨又有新的小皇子了,这皇位我不要,你若不想回去,我们一起走吧好不好?”

“你到底在哪里啊,这遍地的尸体看的我都……”

“不会的,你那么厉害对不对……”

这倒是他第一次承认喻文州的强大。当初年少时没少奚落这位总是落单的喻家公子,却没想十年之后竟一起滚上了床。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几月来积攒下的一切不安与躁动尽数迸发出来,一月前的郁郁寡欢烟消云散,看起来又恢复到之前活泼的模样,甚至有些带了病态的张狂。
他独自一人狂奔在林荫间——到底是没敢走官道,他是明白喻文州的用意的,刚刚叶修欲言又止的神情也被他看了个透。不过是想劝阻他去找喻文州,应当和他一起配合这个计划。

可那是喻文州啊!黄少天自然相信他,可即便他有九成的几率敌军会上钩,可万一……呢?叶修的欲言又止,不过是不想叫他一起去送死罢了。

可他若身死,他又如何独活。


不,这不对。

军帐里的每一个人都深深信着喻文州的计策,便放任黄少天去了,权当是了却他们太子的一桩心事。所有人都自作聪明地理解了喻将军的计谋,反而没有人去想,他的目的就是一开始他们看到的表象这一可能。

——他就是去送死的。

!!!


黄少天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呼吸猛然一滞。这天下最擅长用计的喻大将军,这一次竟将自己一并算计了进去。

……为什么?

那样强大的喻文州,什么时候开始竟毫无还手之力,孤身去赴死?

是因为他们的事。黄少天不知自己母亲的家族究竟做过些什么竟引来大臣们如此的敌意,他们美名其曰防止皇室无后,竟是把喻文州逼上如此绝境。那群臣子大抵早便为他黄少天编好了不少无中生有的罪名,这一次,若非他死,就是黄少天不保了。

可受人要挟而不反击并不是喻文州的作风。

……那只有是……以命换命。

除掉他,奸佞们便不再有理由干涉战事,所以就干脆连兵都不带,一个人来找死么?好啊喻文州,你要当你的英雄,就要扔下我了。想到这里,黄少天也不走了,原地在遍地白骨间虚报了片空地坐下,就这么笑了起来。

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疲惫了,可他还是不想走下去了。

他怕。

他怕下一秒看到的,是已经面目全非的喻文州。

就像自己的心脏被当面撕了个粉碎。


黄少天恍恍惚惚得一声声唤着喻文州,连续三日的不眠不休终究叫他体力不支,一下子倒进尸骨堆里,面色苍白。

他手里还握着冰雨,即便喻文州活下来的几率寥寥无几,他依然会最后一次为他保驾护航。

天就要黑了。





“少天,少天?”

黑发青年早褪下了战甲,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护在另一个一身玄衣的青年身前,身上还在一下一下往下滴着血,正砸在地上青年的脸上。他单手撑着剑,以一双无悲无喜的眸子注视着正朝他们来的敌军,轻声唤着另一个人的姓名。

“少天。”

“!!!”

地上的人猛然睁开眼,顾不上被流矢穿透的肩臂,一下子拥住眼前人。

“文州!”

“别急,少天,听我说。”他紧握着对方的手,“后面的这片林子,穿过去就是我们的军帐,人大多都回京了,但叶将军还在,你去找他,然后马上回皇宫,这里不该你来!”

“我是来找你的!喻文州你是不是傻——”

“听话,你回去。”

敢以如此强硬的命令语气与他说话的,除了皇帝,也只有喻文州了。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只听马蹄声越来越近。他一把抱住喻文州,将他往林子里托,却没想溅了自己一身的血。

“文州……”

他盯着对方骇人的伤口,突然笑了,“我说文州,你还真放心我一个人啊。”

“我走不了了。但我信你。”

喻文州用尽力气推了他一把,却反倒被人扑了回来。

“喻文州!”
“谁的命不是命?我就这么重要吗!需要你一个人过来赴死!?”


面对他的质问,那人面色苍白,无力地拉了他一下,低声道:

“不是我。军队里出现了叛徒,撤军的人不是我。少天,别白费力气了,没有援军。”

没有援军。

黄少天狠狠吸了一口气,缓缓抬头,渐近的马蹄声令人心悸,敌军就在咫尺了,可他做不到一个人走。

也没有时间等了。


“嗖——”

箭破风而出的声音。

喻文州依然是那个护在他身前的狼狈姿势,他没有回头,身子一偏,硬生生为黄少天接下一箭。尖利的箭从他胸口穿出来,横在黄少天眼前。

“文州!!”

“嘘——”喻文州轻笑,倒在他怀里,“别怕,少天。”

“我死不足惜。”

他到底是个孩子,被这样的场面吓得一滞,抱起喻文州就往林子里跑。身后箭射出的声音接连不断,就这么自他身边擦过,使他怀疑自己一辈子的运气都在这里了。


可受了伤的两人怎么敌得过千军万马。不出几秒,他就倒了下来,这时他也意识到,不能再往前了。

否则会有更多的人暴露。

到了这种地步,他和喻文州也活不下来了。

他轻轻放下喻文州,躺在他身侧,任无数的箭矢穿过他的身体,两人安静的对望,仿佛那鲜血直流的躯体并不是他自己的。



天真的黑下来了。

他们依然安静地望着对方。

“就这么丢下你走了,似乎不太厚道?”脸愈发苍白的喻文州歪着头看他,竟是笑了一下。

“是啊文州。”

“你走了这么久,其实我还有好多东西想告诉你呢,不过剩下的就下辈子再跟你说吧。现在……我们一起下地狱。”黄少天凑到他耳边轻轻吹气,剑划过颈间留下一道看不清深浅的痕。

此间静寂,风声不绝。

他们凉了的躯体并在一起躺了一夜,在这蚀骨的寒风里终于得以并肩。

他们的手臂搭在对方肩上,指间绕着朱色的长线,一同沉眠。







直到——

“先生是在等谁?”

“我的心上人,他就要回家了。”




END












蓝雨俱乐部。

黄少天抬起还没睡醒的眼望着对方,流动的气息喷张着吹上他的脸。

“欸别动,队长你再让我抱一会儿。”
“我梦到你了……”

说着他抿紧了唇。

……我梦到你走了。

喻文州也伸手去抱他,低声道,“过去了少天。别怕。”

“……那样的事就算在梦里,我也不愿意看到呀。”
“队长我真的超喜欢你。”

“有多喜欢?”

喻文州就着起身的动作撑在他身上,弯着眼问道。

“值得用命去换。”

“真是好巧。”他说,“在下心里无穷无尽都是你,殿下是否愿意也为我腾出一块地方,顺便搬进我心里作个常客?”

“哧——队长你文艺起来可真吓人,我真应该录下来留个纪念。来——”
“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啦。”
 




真.END




卖萌打滚想要红心心。逻辑混乱笔力不佳凑合看看建议请私信w。

【喻黄】再逢明月照九州

•设定第四赛季,时间轴可能有误。ovo
•文州十八岁生日快乐我喜欢你。ovo
•不喜勿入。ovo

料峭的寒风吹醒了一身酒气,黑夜沉郁颜色的青雾里殷散着水汽,往黄少天的眼上覆上一片涣散的白。

他踩着雨幕回到蓝雨的宿舍楼边上时,早就是夜里十二点了。

晚归和熬夜对于蓝雨的队员们都是不被允许的,而酒精是他们更要命的禁忌。当然,不会严重到一杯毙命的程度,不然他自不会傻到以身犯险。但像众人所知的,那个锋利的剑圣,在他队长面前乖的很,自己虽然不承认,但的的确确没从干过什么“出人意料”的事儿。

可现在的黄少天傲娇了。虽然他本来只是想躲着喻文州,但好像同时踩了夜不归宿和出门不报备等多项禁忌。蓝雨向来没有什么队规之说,但一些默认的规则,他不会故意挑衅。

躲了一天的训练,还不知道队长会说什么呢——黄少天站在楼下甩了甩脑袋,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跑上了楼。

外面的雨下得还算柔和,但绵密的雨帘足以打湿黄少天浑身上上下下。刘海在额前胡乱地贴着,有水珠顺着滚落下来,打在他氤氲着红的眼框上。

怕什么呢,现在可没人有兴致看他如何狼狈——

——除了喻文州。

蓝雨的队长正靠在门边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还友情帮黄少天整理了一下他的头发。

黄少天自认为还不算是无理取闹的人,但一看见引得自己沉郁的罪魁祸首在这里笑,就觉得不快。他迅速的低下头,心中的委屈和苦涩把刚刚准备认错服软的打算吞噬地一干二净。

凭什么是他呀。喻文州好像懂得在所有人面前低头,但他从来不会弯腰。

所以每一次先服软的总是黄少天。他不介意吃这些亏,反正他做什么、对他做什么的人总是喻文州,不会有别人了。

可这次明显不一样,喻文州订婚的消息都传得沸沸扬扬,只有蓝雨的队长看起来并不打算向他的副队解释什么。

——毕竟他有时也恶趣味地想看看少天会是什么反应。

“少天回来了?”喻文州把手搁在门框上轻扣着,柔和的声线并不会太破坏夜晚静谧的美感,反倒是黄少天的回答吓了他一跳:

“嗯,今天忘记请假了,队长抱歉。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去睡了?”

标准的官腔让喻文州一阵不适应,黄少天自己说出来也是一愣——队长刚刚接手蓝雨,他们虽然还没有公布,但他以为两人的关系已经确认下来了,这样刻意疏离的语气,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

“少天——”喻文州这么唤了一声,拉住黄少天进了自己的宿舍,一把关上门。

“你做什么?都是婚约在身的人了,别这么胡闹。”黄少天有些分不清这人眼里的情绪,温柔,宁静,还是说一直以来只是他一人做乐。他甚至有些畏惧喻文州这样的目光,他一直是懂喻文州的,但又恍若不曾看透过他。就好像…他们从不是一道人。

喻文州的手一顿,突然看着他低低地笑了一声。

“噗。”

“我的错,少天你先坐下。”喻文州一手揽着黄少天往自己这边靠,一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黄少天看着他恢复了以往温柔得像水的目光,明显地瑟缩了一下。心里别别扭扭,好像被什么蹭得似疼似痒。

无疑此时黄少天委屈里夹了些愤怒的眼神直戳中了他的心,但他的小心思并不能持续太久——心上人生气了,得哄。

“……现在不是封建社会,喻家也不是什么名门贵族,还用不着刚刚成年就预订别人的一辈子,少天。”他仍旧笑着,一下一下给黄少天顺着毛。

“所以,那个‘喻文州’,大我八岁,是以前邻居家的孩子。”

——于是传来传去就传成了“蓝雨队长喻文州”。


重名这么狗血的事儿黄少天本来觉得这辈子都遇不到,可奈何天地太小。黄少天瞬间推翻了之前的胡思乱想——什么看不懂他,这分明是队长的恶趣味——他乍地跳起来捂住脸,长叹了一声。

“刚刚怎么不说!喻文州我突然觉得丢死人了…我不要面子的啊…诶队长你别看我……”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将他抱了起来放在床上,没有理会对方的要求,突然就这么盯着他。

“今天是我生日。

少天有没有什么表示?”

……

“唔…生日快乐啊。”…可惜我一点都不快乐。他默默地补上了后半句,一翻身压上了对方,用之前挡着自己的那只手覆上喻文州的眼,边把自己的唇贴上去。


“既然这样…队长你可是我的了。”


黑夜里看不真切对方的脸,但他感觉喻文州在笑。

“那……我是你的…”他后知后觉地补了一句,去看喻文州的表情。“队长,生日礼物想要什么呀?”

不同于以往唤他时的一串名字,这一声队长被他叫得异常认真,也无疑是对自己这个刚上任的蓝雨队长的莫大认可。他差点就要陷进黄少天在夜色下闪着光的深瞳,他听见自己一字一顿道来:

“要你。”

似乎不欲得到任何回答,他的手蓦地滑进黄少天的衣衫,冰凉的触感激得对方一抖。

可布料掀开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早了,睡吧。”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就往床上爬,凑在他枕边。“队长。”

“马上要过年了,队长你的祝福呢?”

喻文州侧躺过来,睁开眼看着他,“那…祝少天年年有喻?”

  
好啊,黄少天笑着咬了一口对方细嫩的颈窝,温热的气息洒在喻文州怀里。

他才刚刚十八岁,黄少天仰躺在床上的时候,歪头看着喻文州在月光底下的轮廓。

多好的恋人啊。他的手探过去与对方十指相扣,那边清冷的温度传过来,紧接着的是安抚性的一握。

媒体万字诛心的言论还不足以成为他们的阻力,他们都将会是蓝雨的利剑,把所有的质疑与悬念斩断。


窗边上还是伶仃的新月。

可他们的岁月还有很久很久,蓝雨只是刚刚起步。

他们幸运多了,不是么?


END






————————————————————
看完的都是天使 点红心蓝手和关注的都是天使!

最后祝全世界最好的喻文州十八岁生日快乐!!!

我爱你。

文起四海,以喻九州。

 
吹喻/喻文州×你

他是清辉满洒,分明凌厉的极尽锋芒,却又温柔地覆手帮你遮住阳光刺眼,只余下落满了星辰的眼里含笑与你道早安。

他是料峭春风,分明凉的不带温度,却又肆意地钻进你心里,叫你坦诚地展开自己的温度与他的气息交溶。

他是万丈深渊,分明是致命的景致,却在崖前摆满了诱人的花朵。他分明是叫你远离,你却是毫不犹豫地沦陷。

喻文州真是太好太好的一个人了,他是万丈光芒,却总是不疾不徐地走下神坛,轻轻捧起你的脸,告诉你你属于他。
 
他是人间入画,胜过轻舟白马。
 
 
————————————————————
 
喻文州真是太好太好了,温柔,诚恳,锋利而不卑不亢。果断睿智却也从不给人带来压迫或者阴冷的感觉。从容而且不失风度,不会彬彬有礼得太过刻意,绝对是相处起来很舒适的人。缺陷让他更真实,真的是一见钟情好感度爆炸的人呀。
 
最好的文州18岁生日快乐。

一句话/一段话BE掉全职本命cp

○_・梗在挺多地方都见过,想不起来出处…侵删歉。
○_・不针对某一角色。
○_・BE。多cp,BL,注意避雷。「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姑娘们有什么想法小窗告诉我w」
○_・不可避免的OOC。


从联盟最甜开始。

『喻黄』
——我最喜欢队长了!
——少天别闹。

「我的一厢情愿只是联盟炒作的陪衬。」

『周江周』
——队长,表白信已经帮你写好了。
——谢谢。
 
『双花』
——我这辈子就只想拿个冠军。
——可是抱歉,这个愿望,我注定陪不了你。

「世界冠军张佳乐。」

『双叶』
——哥哥口中的阿秋,从来都不是我。
 
『叶蓝』
——你是我触不到的荣光。

『叶橙』
——我喜欢你哥。

『伞修』
“砰——”

『all你』
——你是书外人。





 







『韩all/all韩』
——大漠孤烟直。


END

‖舞台剧歌词‖并行

词/安棠
  
泯散的夜不待相圆

独与你恍然相隔成两线

这世界充满孤绝

谎言不等去弥漫

挥手作别还何须壮志多言——
   

也曾 温柔缱绻描你眉眼清隽  ‖苏沐橙‖

不觉 星火如初待今星辰乍现  ‖王杰希‖

命轴 轮转消殆王者无须多言  ‖周泽楷‖

沉浮许年 台上不羁微光耀眼  ‖孙翔‖

绝境峥嵘岁月 荣耀亦不搁浅  ‖叶修‖
   

轮回的夜盛世浸染

喧嚣氤氲弥散回首廊前

还有或悲戚留恋

抵不过热血少年

轻阖眼帘还何须对错执辩——
   

独言 只挥手向前亦不曾怠倦  ‖叶修‖苏沐橙‖

剑斩 轻笑如当年还从容并肩  ‖喻文州‖黄少天‖

不败 温颜不减背负未来旦晚  ‖王杰希‖高英杰‖

年少狂傲 以下克上锐气如何写  ‖林敬言‖唐昊‖

不倦 不渝笑谈这过往已经年

偶言 心怀荣耀不只须臾一念

沦陷 庆幸年华初醒得偿夙愿

覆手并行 岁月只待荣光加冕  ‖全员‖

 

喜欢点红心蓝手给你们笔芯。

【喻黄】无间 ‖小甜饼

一个矛盾的少天获得真爱的故事。喻黄双暗恋,小可爱的点文 @云归

1.

『娱乐圈内频公布恋情 职业联盟是否不甘落后?』

宣布蓝雨成为总冠军后的第二天,这条标题迅速抢占了无数电竞刊物的头条版面,黑体加粗的标题配音夸张的插图以及底下堪比黄少天附体的一整张版面的文字。

黄少天抿着唇地飞快把这些内容扫过一遍,把报纸搁在一边的桌子上,张了张口意外地说不出什么,只能仰头望天。

这标题其实已经很隐晦了,可奈何荣耀粉们以强大的意志力读完整篇文章,才发现这片报道信息量有多大。

说没有添油加醋是假的,但到底不是无中生有的事儿。

更何况,主角是他黄少天。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他莫名其妙地烦躁。他一向觉得自己行事利索不犹豫踌躇,却没想在自己的情感大事上绊住了脚。不是怕自己反悔,也不是担心旁人指点——这个时代包容的很,要真有人出来指责也完全不必去理会——可——

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围着喻文州转并稍稍享受一下作为副队的福利,他似乎对自己极有自信又矛盾地患得患失,最终只能选择享受现在并且满足于现在。

可他偏没想过把这些情感宣之于口。

2.

他想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地开门去训练室,奈何在手指搭上门把的那一瞬间各种脑补迅速在眼前掠了一遍——

队友们会说什么呢?把这当成一场闹剧?

包括…队长吗。他会是习惯了别人的喜欢,还是含着笑拍我的肩。

——世界它没有变,可你该醒了。

黄少天缩回手去,瘫回床上重新斟酌那张报纸。他全然不记得昨日庆功宴醉酒的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当然也可能把自己那些小心思全抖出去了。他有些好笑地看着文章中的通篇的“她”字,强迫自己继续往下读——

『剑圣操作者黄少天表示已心有所属』

『“喜欢的人……”“可能是有的吧。她在我身边,就住在我心里。”』

自己竟然还有这么煽情的一面。

虽然并没有提到名字,但大概除了投这篇报道的记者外,都知道那个“她”其实并不是真的“她”了。

如果是真的“她”,倒也犯不着现在这样犹豫了。

目光继续往下扫,不管再看到什么都维持面无表情的黄少天终于在最后四个字的地方眯了眯眼,把报纸一扔。

——『未完待续』

那下期……

他觉得自己得想办法阻止事情的神发展。

哪怕不谈恋爱,他还想和喻文州好好打荣耀。

3.

于是他抓起手机,飞快打了一行字后,点击发布。

‖上午9:37‖
蓝雨_黄少天V:
昨天胡扯的心上人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啊,这才是我正牌夫人!![配图荣耀]

黄少天来不及关注瞬间99+的点赞转发,皱着眉看了一眼底下的评论。

『欲盖弥彰!!』

『欲盖弥彰+1,然后男神快承认昨天是不是说的我州州!@蓝雨_喻文州V』

『欲盖弥彰+2,今早的报道被满屏的女字她吓坏了有没有同感的啊』

『欲盖弥彰+3并且附议楼上,高举喻黄大旗!!』

……
 
留下粉丝们自己抱团yy的黄少天先生决定先下楼跟队友们打个招呼。
  
他甚至都有些嫌弃自己,堂堂机会主义者怎么能折在这种事儿上!

于是手指再次搭上门把,轻轻按下后闭着眼做了一次深呼吸——

4.

但他还没迈出房间就被人推了回来一把扣上房门,然后跌进了一个怀抱。

他和喻文州没抱过几次,即使关系不错,但除了赛场上形式化的拥抱外,亲密的肢体交集再无其他。他有些黯然,但又不得不承认他喜欢喻文州抱他。

不管是何种意义上的,他贪恋这种温度并且不舍得分离,所以他刚刚的一切思想工作顺接破裂瓦解,他甚至凑上去吻喻文州——

大概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样完全没给自己留下任何后路的行为。
  
可对方没有拒绝,反身压了上来,碰了一下黄少天的唇后便把下巴搁在他肩上,在耳侧轻轻吹气。

黄少天乍得窒了呼吸。

“少天说了喜欢我,却要反悔。”

“可我不能再放开你了,让你自己去觉悟的话,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发现我有多喜欢你。”

“抓着我的手吧,少天。”

“不用自己去想这么多,恋爱可是两个人的事。”

“我就在你身后,但你无需回头。”

“因为我会抱住你——”

“我喜欢你,少天。”

END

【喻黄】你别哭 BE

第一视角。
1.

队长要结婚了。

那个女孩的名字不太好念,没记住。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2.

我真是傻。

明知道自己喝不下酒还要逞强,最后还不是让队长为难。

——队长…我喜欢你……

眼里纷乱的影子满是他脸上的错愕。

糟透了。

3.

果然这样是不行的。

他还是对我很温柔,但总是一副不安心的样子。

我心疼。

所以我又去找他:

——队长你别想那天的话啦,我说笑的。

4.

可是……

骗不过自己。

5.

今天的风怎么吹得这么冷呢。

大概这水里更冷吧。

可忍过那一秒钟,就不会再疼了对不对?

其实在几个月以前,我还觉得这么狗血的剧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当时好像还跟队长调侃说被甩了就走呗,什么心理素质啊还跳楼。

可是至今才体会到这种无以言说的痛楚。虽然不算是被甩吧,毕竟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怎么能怪队长呢,是吧。

队长可是个负责任的人。

可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每次看到他挽着那姑娘的手,就难受。

不是怨队长,也没怪那姑娘,真的。

那姑娘人挺好,也看得出来对队长是真心。

可我真的很痛。

是我…错了么?

可我做错什么了?

是我太自私,可我控制不住去让自己宽广一点。我把他独留人世,他会好好跟妻子过下去的。

我明知道队长可能会愧疚,可没有他的日子,我一分一秒也待不下去。

还有啊。

“队长,我其实从来没有骗过你。”

“我……是真的喜欢你。”

“从来都没有开玩笑。”

“我喜欢你啊……”

“……真的……”

我哭了吗?

没有吧堂堂剑圣怎么可能哭呢。

队长再见啦。

“我……”


不住颤抖的手在半空中划出一颗心——


——然后。
——戛然而止。


独余水声。










『后记』

——他啊,是我生命里特别重要的人。

——可他最后还是丢下我一个。

——对不起,少天。

——我好好的……

——你别哭…啊……

眼泪再也不受控制。


独余水声。





 

少天第一人称,最后是文州独白。少天单恋轻生,逻辑混乱重度OOC。!!QAQ
然后听我瞎叨叨几句,虐不一定得是小三啊,小三也不一定就必须贱啊。BL本身就是虐点,喻队不渣,也别说少天爱了什么不该爱的人,他们都没错。没啥主角光环,代入三次去想这就是特现实的一问题,他们都没有错,就是世俗在玩笑而已。
小学生文笔…但希望有人能懂。

喜欢记得点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www

【喻黄】不就是公开有什么难的?

过气…


喻文州一脸无奈地靠在墙边,看着黄少天瘫在自己的床上,抱着自己的手机正编辑着一大段文字。

“少天…”

“停停停队长你先别说话我马上就好了!!——靠啊又超字数了…我说这么点字数根本不够我发挥啊…”

屏幕上的文字瞬间清空,床那边传来了黄少天生无可恋的仰天长啸。

“那队长你帮我看看呗…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也有词穷的一天啊!!”黄少天把手机一扔,自己脑袋一下子砸在被子里,闷闷地叹了口气。

对,我们以话唠著名的剑圣,在决定跟自家队长公开的那一天,怂了。

本来是想在十月八号那天跟风公开一下,但黄少天觉得那天表白的人太多了,没有轰动性,硬是推到了半个月之后。

但不作死就不会死。

比如现在,黄少天很怂,但他不想承认。于是整个人埋进被子里,任喻文州把他头发揉到炸,偏是说什么也不肯抬起头来。

“少天。”

没反应。

“少天?”

还是没反应。

“机会主义者剑圣大大。”

“唔…咋了啊队长。”声音闷在布料里穿不出来,带了点鼻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点可爱。

这直接致使喻文州笑了出来——

“噗。”

“别躲在里面了,已经帮你写好了,起来看看没问题就发了啊,嗯?”

黄少天还是没起来,倒是伸出手在屏幕上胡乱抓了一把,愣是点到了上传。

喻文州轻笑着在他颈上吹了口气,“少天真棒。”

被子里的人莫名其妙地看了对方一眼后,才知道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20:10/
喻文州V: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家夫人。@黄少天V [图片]
  

心机boy。

/02:10/
黄少天V:嗯。//喻文州V: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家夫人。@黄少天V [图片]

黄少天表示他失眠了。
  
 
 
 
END